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小说  »  黑暗天使之卧底 第二十七章
黑暗天使之卧底 第二十七章
刘克帆双手粗鲁地抚摸着杜倩心的身体大声道:「快进来吧,别慢慢腾腾的。」   门推开,谢安高大的身形走了进来。   谢安一进门就朝刘克帆点了点头道:「刘总,安保系统的密码程式已经全部调整完成,现在採用了256位的加密模式,就算是用最新的深蓝系统,没有三、五个月也没办法破解我们的密码。」   刘克帆讚许地点点头道:「做得不错,现在就要奖励你一下,这个怎么样?」说着指指桌上的杜倩心。   谢安这才低头看向桌上手足叉开捆绑得动弹不得的赤裸少女,闭着眼睛也能描画出的美丽面容现在布满了湿漉的口水泪痕,小巧的嘴巴被口球塞得满满的,大大的黑眼睛愤怒地瞪着自己。是心儿?谢安吓了一跳,后退了半步。   刘克帆看着他惊呆的样子,嘿嘿地奸笑着道:「怎么,是不是她太漂亮了?」   谢安看着她身上纍纍的伤痕,乳尖上还咬着一对金色的鳄鱼乳夹,双手双脚被远远地分开牢牢地绑在桌子的四脚上,所有隐秘的部位毫无遮掩地袒露在面前,大大的眼睛狠狠地瞪着自己,想着她这段时间所遭受的残虐对待,心中如刀扎一般地疼痛起来,口中喃喃地道:「是───是啊,太漂亮了。」   刘克帆大笑着道:「她是你的了,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,不过可不能解开绳子,这小野猫的爪子利着呢。」说着拍拍艳奴的脑袋,「咱们外边转一圈去,让小谢尽情玩玩吧。」   谢安目送两人走出会议室,转眼看回桌上少女,走到桌边双手轻轻地抚摸她娇嫩肌肤上纍纍的伤痕,低头凝视着她仇恨的目光眼中满是怜惜,口中却凶霸霸地道:「小美女,听到没有,刘总把你交给我了,可要好好地服侍我哦。」   杜倩心看着他关怀的目光,心中无由地升起一股温暖的感觉,但是他说的话却又是如此无礼,疑问地看着他。   谢安一手在她平坦的腹部仿似无意地抚摸着,杜倩心却感觉到他的手指轻轻用力按住自己皮肤彷彿写着什么。   杜倩心闭上眼睛,集中注意力跟蹤他的手指,他先是写了个「刃」字,然后接着在下面写了个「心」字。忍!!!他的意思是让自己忍耐吗?   谢安拿开杜倩心乳房上的鳄鱼夹,手指轻轻抚摸被夹得肿胀如小枣的鲜红乳尖,柔嫩的红色乳头上清晰地残留着夹子的齿印。   夹子一被移开,那突然轻鬆的感觉连同久违了的被怜惜感觉共同涌入她的心中,男人手指的温柔爱抚让她禁不住在喉咙中轻轻呻吟起来。   也许由于在谢安面前没有心理上的反感,也许由于他的抚摸让她想起以前的温馨感觉,也许残虐后的身体更容易接受温柔的爱抚,她的身体迅速地开始响应他的挑逗。   谢安爬上桌子,身体轻轻压了上来,嘴巴亲吻着她修长的颈,舌头顺着她的脖子慢慢移向耳背。   杜倩心的呼吸越来越急促,赤裸的身体在他身下绷得紧紧的,清楚地感觉到股间的花园慢慢湿润起来。   谢安的舌头伸入她的耳朵,温柔地顺着她内耳的轮廓游蕩,轻声道:「小心,刘克帆在看着我们。」   杜倩心心中一跳,明白他刚才的那些话是说给刘克帆听的。   谢安一手抚摸着她曼妙的身躯继续轻轻在她耳边道:「今晚11点,我会想办法去救你。」   杜倩心心底一热,安哥终究还是关心着自己,只是自己饱经淫虐的身体还可以和他在一起吗?   谢安继续道:「现在我必须欺负你,可以吗?」说着抬起头来,探询地看着她的眼睛。   杜倩心凝望着他的眼睛,他的股间隔着裤子硬硬地顶着自己的大腿,其实自己的身体本来就是属于他的,只是没想到会是在这样的情况下。   谢安看着她羞涩而又坚定的眼神,知道她已同意自己任意地侵犯她的身体,直起身来脱下自己的衣服。   杜倩心看着他健壮的身体,两腿之间粗大的阳具骄傲地站立着,心中回想着昨天晚上它是怎样的侵犯自己,心中不再有厌恶和痛恨,曾经的痛苦彷彿完全被甜蜜的回忆代替。心中暗暗庆幸着,虽然自己的贞操被刘克帆夺走,起码进入自己后面的男人只有安哥一个。   谢安跪在她的双腿之间,一手握着阳具用头部轻轻佻开她湿润的花瓣,略微进入她爱的甬道后轻轻转动,摩擦她入口的四周,口中调笑着道:「小野猫这里已经这么湿了,是不是在等着大哥哥的宝贝进来啊?」   虽然知道这是谢安故意假装的说话,这样话语却仍然让杜倩心觉得无比的羞耻,因为他所说的是的的确确的事实。而那羞耻的感觉彷彿更增添了体内的快感,空虚的感觉逼得她努力抬起臀部,迎向他坚硬的阳具。   谢安却彷彿要延长这甜蜜的折磨,每当她抬起臀部就移开阳具让她迎个空,看着她哀求的眼神谢安知道她已完全陷入性慾的控制。   谢安坚挺的阳具迎向她再次弓起的臀部,肉体猛烈地撞击在一起,阳具毫无阻碍地深入湿润的蜜壶。   杜倩心感觉到他那坚硬的宝贝直插入自己身体的最深处,牢牢顶住自己蜜壶的底部,然后再慢慢抽出,那充实的感觉同和刘克帆在一起的那种羞辱和仇恨完全不同,她只希望自己手脚上的绳索鬆开,让自己能紧紧地将安哥抱在怀中,享受从心灵到肉体全部紧贴在一起的醉人感觉。   这一刻什么都不再重要,杜倩心只知道现在自己佔有着安哥,而安哥也同样佔有着自己。这一刻她愿意抛却所有的矜持和自尊,只要他快乐她愿意为他作任何事情。   随着他越来越快的抽插,杜倩心被口球堵着的嘴巴开始含糊地呻吟起来,疲累的身体无力再向上迎合,只能躺在那里被动地接受谢安有力的插入。   谢安看着身下的少女眼睛翻白,喉咙中不断发出含糊的呜咽声,紧窄的蜜壶内湿润的媚肉一圈圈地包围着他,征服的快感让他感觉无比的自豪,双手扶起她的臀部更猛力地抽插起来。   两人离高潮越来越近,杜倩心首先支持不住,浑身不停地颤抖起来,含着口球的嘴巴含糊地呜咽着,媚肉围绕着粗壮的阳具迷乱地抽搐起来。   谢安的阳具被抽搐收缩着的媚肉层层包围,阵阵滚烫的液体喷洒上来,顺着两人接合的部位汩汩流出,精关一鬆腰部用力死死顶住蜜壶的底端,喘息着喷射出灼热的精液。